三脚狗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9/1/22 11:35:40 7805人参与 0 评论
柚子在哪里啊点评:三脚小黑

颜学美  寸草春晖的人生记忆 2018-12-20



昨天看到一条流浪的宠物犬不知什么缘故,走路有点一瘸一拐,东张西望,不知是被车辗了?还是被同类伤了?总之看它的表情是很惶恐很惊慌的样子。也不知主人为什么要抛弃它?我看到它可怜兮兮的样子也很同情,我多么想帮帮它。


莫道世上生命微,一样皮肉一样骨。世间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可贵的呢?突然,一辆小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那流浪狗吓得耷拉着耳朵夹着尾巴拼命的向那雨雾中走去,那小小的身影被烟雨所吞噬,慢慢地消息在我的视线中。我叹息着,今夜寒风刺骨,它会流落到何处……


入夜,我久久不能入眠,我在想那条流浪狗此时的处境,它是何等凄苦。想着想着,我的记忆开始升腾,我十二岁时养过一条小黑从瞑瞑中飘然而至,往事又历历在目:


那是一九六七年,正是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时期。可谓是一场空前浩劫,大家忙于闹革命,工人不做工,农民不种地,学生不读书各行各业都以斗、批、改为主。父亲那时是支部书记,也因给一个地主家杀了一头猪而成为斗争对象。我记得那是金秋十月,我读书回家,看到路上有一只小黑狗,他可能是饿得慌,步履蹒跚,用乞求的目光望着我,嗷嗷直叫,好可怜。我就把它抱回了家,妈妈见我抱回一条小黑狗,就冲我骂开了:“你个鬼崽崽,人都吃不饱了,还去哪里抱只狗崽崽回来,你拿什么喂它?快抱着丢出去,不然我打死你。“妈妈说着就拿了早就准备好的打我们兄妹的牛扫箕,把我追出了门。尽管她怎么追我,我只跑,却不肯把小黑狗放下。如果我把小黑就丢了,它定然会冻死饿死的。我把狗抱到外婆家,外公见我来了,手里还抱了一只小黑狗,就问我说:“你吃饭了吗?放学后还没回?“因为我背上还背着书包。


“客公,我在路上捡了一只狗崽崽,它好可怜,快饿死了。妈妈不准喂,要我丢了,我过不得意,她就拿牛扫箕追打我。客公,你家有红薯吗,快给我拿两个喂小黑,他饿得不行了。“客公是个仁慈的老人,他听我一说,赶紧从锅里拿了两个红薯,小黑狗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它吃得那样香甜、那样津津有味。两个红薯吃完了,可能吃饱了,便“嗯嗯“的唱着重生的歌走到我面前,要我抱它。


“我送你回去。“外公从里屋出来,用花筛给提了一花筛红薯,我抱着小黑在前面走,外公在后面跟着。


到家了,妈妈见外公送我回来了,就出来迎接,我怕打,赶紧躲到老远的一边。外公和妈妈“叽里呱啦“说了一阵,我估计是外公在做妈妈的工作。好一阵后,外公才叫我:“快进屋,妈妈同意你养这只狗了。“我高兴得不得了,我抱着小黑,到屋外圳边用篾片给狗刮了屁股。我们这里的习俗,捉狗崽崽进屋,先在屋外给揩了屁股,以后它才会不在家中拉屎的。我进了家,饭都不吃,先给小黑做个窝,用稻草垫在一只烂箩筐里,做好后,我把小黑放进去,对它说:“小黑,这是你的新家,好好睡一觉吧,你的命是我客公救的,以后我客公来了,你不要叫,更不能咬他。“小黑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点了几下头,“嗡嗡嗡“的叫了几声,它便睡着了。这时我才轻轻地离开了小黑去厨房吃东西去了。我掀开窝盖只见锅里是雪里红和米煮着的饭,雪里红和米的比例大约是三比一。


以后我就和小黑分享着雪里红饭,我们两个都因为缺乏营养而面黄肌瘦。


但是小黑无悔无怨,他天天陪我上学,我在教室里读书,他在外面溜达溜达,但从不走远,等我放学后,他就出现了,我们就一起回家了。


一年以后,小黑大了,他很听话,看到生人他就“汪汪“大叫,我以及家人喊他一声,他就听话的闭口了,它从不咬人,他那雄健高大的身体,生人见了就怕,可他懂事,它似乎也知道世间生命的珍贵,从不下口咬人。


一天,我发现它恋爱了,总跟在隔壁张哥家那只母狗身边,它不再跟我去上学,我也理解它,它目前处于热恋之中,我又发现外地的一些公狗也跑来跟张哥家的母狗亲热,但都被我的肌肉男小黑赶走了,有的公狗不知从多远的地方跑来,也想来对小黑的心上人耍流氓,被小黑打得落花流水。


十多天后,小黑似乎对张哥家的母狗疏远了些,又陪我上学了,可又过了两个月,张哥家母狗肚子大了,小黑也时不时去和它爱人玩玩,这时我明白了,我的小黑要做爸爸了。


做了爸爸后,大约两个多月,小黑又跟它心爱的张哥家母狗在一起了,但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只大黄狗,个子比我家小黑高大许多,小黑不想见到那只黄大哥,两人时不时战斗起来了,有时斗得历害,两个都遍体鳞伤,我知道我的小黑是在进行一场爱情保卫战!


可是,它的爱人变心了,她和那只大黄狗发生了婚外情了,小黑看到那黄哥和张哥家母狗屁股对屁股,小黑气得不行了,他似乎为那母狗对爱情不忠贞而感到十分气愤,爱人给他戴了绿帽子,它打算不再理睬她了。可那黄哥因为一个“淫“字惨糟横祸,就在它第二次和张哥家母狗屁股对屁股时,一个叫亚五爷的拿跟扁担走近黄公狗,来势汹汹,黄公狗也意识到了,他想逃跑,可是它被母狗牵着走不动了,亚五爷手段残忍的用那根稠树扁担朝着黄公狗头上猛击数扁担,黄公狗还没把鸡鸡从母狗屁股里拔出来,就眼前一黑倒下去了。那是我和我的小黑亲眼所见的,小黑受到惊吓,汪汪的叫了几声。我对小黑说:“伙计,你以后千万别跑远了,也不要去外面谈情说爱。小黑甩了几下尾巴,表示同意了。以后张哥家的母狗发情的时候,我家小黑也不理睬它了,它可能对这个对爱情不专一的初恋情人早就失去了信心。


两年后,我的个子长大了,食量也大了,因为小黑总是和我分享一份食物,我吃不饱是常事,这时小黑似乎感觉出什么了,它开始绝食,我拿雪里红饭给它吃,它便不吃。我以为小黑病了,但又看不出来。


一天,小黑从外面回来,就只用三只脚跑路了。左前脚已不能下地,这肯定是遭人暗算了。我同情可怜小黑,我估计它是到外面去追母狗被人打断了脚,或是被那更凶悍的竟争对手因争风吃醋而被咬断了脚。也难怪它,一只性功能健全的成年公狗,怎耐得住寂寞呢?我对小黑说:“我叫你不要去外面乱搞,你不听话,现在好,残了,还好没丧命。这样的事我见得多了,无论是人还是狗,都因为那情而吃过大亏。“罗老口“和别人老婆睡觉,被真男人捉了奸,不是也被打断了脚吗?小黑似乎觉察到我错怪了它,它双眼流出了委曲的泪水。


这时,亚五爷拿条扁担追来了,他边走边说:“就是这只黑狗把我的夜饭偷吃了。“我见到亚五爷,就知道是小黑在他家偷吃被他打断了前脚,我愤怒的对亚五爷说:“歹毒鬼崽崽,把我的小黑打断了脚,我要你陪的。你不陪我,我就去告你的状,你偷吃了别人家的黄狗,昨天主人家问我看到一只大黄公狗么,我看到是自己院子的人打死吃了,我就没告诉他,现在你不陪我狗脚,我就去告诉铁猛子,那黄狗是一队铁猛子家的,铁猛子很凶的,他知道后肯定要打死你的。“我这么一说,刚才还雄势武势的亚五爷四身散了。他说:“你要我怎样陪?我也不晓得是你的狗。“他明显老实了许多。


“把我的小黑的脚治好?“

“好好,我去叫曽医丙生来打针。“亚五爷话一落,妈妈从屋里出来说:“老亚,不要去叫丙生,偷长的狗,打死也应该。“我听妈妈把别人说话,帮倒忙,我第一次在妈妈面前吼了起来:“你撞倒个鬼,我就要他陪。“这时父亲走出来,说:“算了吧,偷吃别人的东西,也没打错。“我不敢违拗父亲,也就含泪把小黑抱起走了。


很快到了冬天,我的小黑那只脚始终没好,他只是极力的用三只脚走路了,但它却寸步不离的陪伴我,我也对小黑的感情更是与日俱增了。因为它从绝食开始,就是怕我吃不饱,但饿得实在不行,才去外面偷食。就一条狗,为什么在它身上却存在着人类都没有的大爱?我知道它是报恩,我救了它。


一天晚上父亲在和王干部喝酒,这王干部是公社副书记,他在我们大队蹲点,拿现在的话说叫做驻村。因为父亲是大队书记,这王干部就住在我家,也在我家吃饭,但每餐都数粮票和菜钱。父亲对他说:“老王,你吃狗肉的吗?“


“吃的,冬天吃了狗肉有火气,狗肉也是壮阳之物。“


“我家喂的那只黑狗有两年多了,算得上老狗了,现在脚跛了,又爱偷长,我想打了它,吃狗肉。“


“你敢打狗?自家的狗尾巴两摆,下得了手?“妈妈插言了。


“请亚五爷嘛,给他一脚,他打狗有一手的。“我听到他们讨论要打死我的小黑吃狗肉,我心里难受死了,忙跑到餐桌边大声叫着:“哪个打死我的小黑,我和他邓了死的。“听我一说,那王干部哈哈大笑说:“这狗是你儿子的命肝心,看来狗肉吃不成了哦。“他们继续用炒豆子下米酒,一会儿就谈工作上的事了,我盏起耳朵听到他们收了碗筷去睡了,以后就没有再提吃狗肉的事了。


我还是不放心,白天去读书我还是把它带上,免得遭人暗算,它虽然只有三只脚,但通过锻炼,走路还是没有问题的。那年我读初中了,不过也在公社办的学校,那时一个小小的公社就有两所中学,我读的是二中学,学校离家约四里路,不是很远,小黑每天和我去上学,同去同回。它不知是受了那个被情人抛弃的屈辱还是残废了怕被异性朝不起的缘故,它以后再也没有去亲近母狗。


我初中毕业了,小黑也进入了老年了,一个春天连下了几场大瀑雨,江河里的水汹涌澎湃,小黑和我去上学,过桥时,因腿脚无力,滑入了江中,洪水将它卷走了,从此小黑永远的离开了我,我伤心了好久好久。如今我都老了,只要看到流浪狗就会想起小黑,我们两人有过一段谁也体会不出的共同生命岁月。


我的三脚小黑,愿你在天堂化做成仙犬吧……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相关链接:  http://www.180steel.com/WenXue/2006269835.html
分享到: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百老汇赌场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百老汇赌场立场哦!请文明发言,百老汇赌场: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0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